法治在线 新闻频法治在线 新闻频法治在线 新闻频

村民举报村支书作奸犯科而获刑,如此纵曲枉直谁来问责

阅读过《狱箴》一文的读者,都不会忘记其中有句:“匹夫结愤,六月飞霜。”这本是战国时期,燕昭王姬平请齐国的邹衍等贤人来帮助治理国家,燕国的部分人对邹衍不满,在燕王面前进谗言,让邹衍蒙冤入狱,当时正值盛夏六月,天降大风雪。燕王意识到邹衍的冤屈,就释放了他的典故。然而,这一历史典故的“现代版”又在湖南省益阳市资阳区张家塞乡永利村(现合并为富民村)村民熊有才身上重演。

“我的案子在偏离公平正义的轨道上经历了一审和二审——资阳区法院和益阳市中院违背事实真相,以事实造假、证据造假、无中生有的深文周纳而炮制而成。

在蒙冤憋屈之余,我向湖南省高院提起申诉,期待高院再审时前,进行庭外走访调查,听听群众的发自内心的真心话语,确保事实与证据的真实性、准确性、客观性;庭审时严格按照《刑事诉讼法》第52条的要求排除非法证据和存疑证据。

证据必须是“两个以上具有独立信息来源的证据,对各自的真实性和可靠性作出的验证。”如果两项证据不是通过独立来源获得的,即一项证据是根据另一项证据提供的信息线索发现的,那么这两项证据之间必然会具有内在联系且具有共同的指向,能够相互印证,否则无法根据一项证据发现另一项证据。无法印证“证据链”的证据,即为无效证据。公平正义关,还我合法权益和法治信仰。熊有才铿锵有力地说。

如是,熊有才接着补充说,证据链必须具备下列五点要求,否则,不能作为证据认定。

(一)证据是否原件、原物,复印件、复制品与原件、原物是否相符;

(二)证据与本案事实是否相关;

(三)证据的形式、来源是否符合法律规定;

(四)证据的内容是否真实;

(五)证人或者提供证据的人,与当事人有无利害关系。

因为举报村支书熊植生违法违纪,又在“制服人”尚未“忠于事实真相”的龌龊之下,采用薏以明珠的手段,导致我非法获刑。

“制服人”的藏污纳垢,不惜为村支书诖误,这不啻是司法队伍之中的害群之马,更是对“法制中国”的践踏和侮辱!

事实如下:

一、2013年村支书熊植生利用镇养老院的孤寡老人在益阳电视台、民政局及副区长等见证下 ,制造养老院的老人坐无虚席的假象 (实际上这所村办的、所谓的养老院子虚乌有),当电视播出后,

蓄谋已久,却又工于心计的村支书用来骗取国家民政资金的一个谎子――这个谎子,无疑是一个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弥天大谎!时至今日 ,竟无人对此事从严查处。而今,养老院已变成村产业扶贫合作社 。

试问:为官不为者,这难道不是对敬老、爱老、养老的一种美德传承的、莫大的讽刺和羞辱吗!?

二、2014年村支书熊植生因与熊银保关系甚笃,在暗箱操作为其办理了享受低保待遇。但这一见不得阳光的杰作,却不能公布于众――伴随着暗流涌动而腐蚀于溃烂之中。熊银保在市区开有宾馆、儿子在深圳开公司、女儿在某医生当医生。试问:如此殷实的家庭,其享受低保待遇甚感“师出无名”。后经本人多次反映,才被民政部门取消。

村支书熊植生在工作中的胡作非为,滥用公权、渎职营私,竟未受到上一级党组织对其处分,也未受到纪检机关对其采取相应的纪律和组织措施,更没有侦查机关对其涉嫌刑事犯罪启动侦查程序,任由其作奸犯科,祸害党和人民的利益。

因据实举报村支书熊植生的违法乱纪,导致其怀恨在心。在公、检、法三家“制服人”的“围猎”之下,我成了熊植生如愿以偿送去囹圄的“猎物”,被非法获刑九个月。

期待湖南省高院再审,纠正这一因打击报复举报人的冤假错案。弘扬正义,铲除邪恶!

尚希见宥,不胜感激!

熊有才:

电话:13875352936

        记者手记:熊有才真凭实据向政党机关,纪检部门如实举报村支书熊植生的违规违纪事情,受理的单位本应查清事实,予以处理。然而,让举报人没有想到的是采用倒行逆施的举措,一边倒向了村支书,让一个正义者跌入了万丈深渊――非法获刑九个月。

      由熊植生的“脾气”和“威风”,我联想到了对信访人丢出“我有100种方法刑拘你儿子”牛语的山东平度市云山镇党委书记王丽,虽然是一男一女,但两人有高度相识之处:如果说王丽有“南海观音称她二奶”的气焰,那么熊植生则有“如来佛祖叫我大哥”的威风。否则的话,熊有才不会被“制服人”酿成一起“莫名其妙”的冤案。

从判决书上的一行文字中显示:熊有才谩骂时任张家塞党委书记郭辉。但郭辉否认了这一事实的存在。郭辉的否认,折射出一个共产党员应有的实事求是;同时也折射出其政治素养和为人的高尚品德。

  在全面推进依法治国、建设法治中国以及中央高层反复强调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大背景下,我的司法案件却让我感受到的是从公安机关到检察机关,再到人民法院;从一审法院到二审法院,再到再审法院,纵向与横向各方“制服人”默契配合、用心刻意将我的案子办冤办假办错的“合力”;感受到的是我的案子在整个诉讼程序中公平正义都在遥远的彼岸向我招手;感受到的是贱如蝼蚁的我,面对强大而任性的公权力的无力、无能、无奈和无助……。这是熊有才发出万念俱灰的感叹,也是他怒发冲冠的必然。

     人生中的九个月,并不是岁月“阶梯”、更不是时光的缩影。实话实话,比起那些确实有罪且罪大恶极刑期比命长的人来说,被冤判九个月有期徒刑的熊有才或许不算什么,但熊有才是个刚强正直的血性男儿,清白之身岂容玷污?诚如《礼记•儒行》所云:“儒者可亲而不可劫也,可近而不可迫也,可杀而不可辱也。”本案从程序到实体都存在问题,经不起事实和法律的检验,也经不起常识和逻辑的检验。经不起检验的案子就注定是冤假错案。熊有才经历了这次牢狱之灾后,最深的感受就是监督机构在尚不健全之下,存在的“监督”无异于如同虚设。

村民举报村支书作奸犯科而获刑,如此纵曲枉直谁来问责(图1)

《刑事诉讼法》第七条规定: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和公安机关进行刑事诉讼,应当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以保证准确有效地执行法律。这一规定确立了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的诉讼原则。

互相制约,在实际运行中却成了“默契配合”。此纵曲枉直的“权宜之计”,无疑又不是饮鸩止渴呢!这不仅是制造冤假错案的祸根,更是在推进依法治国的健康之道上成为了“绊脚石”!

   “制服人”共同“默契”丧失的良知背后,承载着沉重的道德拷问和法律承担,这也是一丘之貉必须付出代价的追根溯源。

私欲的膨胀,助长了腐败的滋生,而又无尽的“发酵”,最终导致怙恶不悛。

      熊有才携着偏瘫的妻子行走在布满藻荇藤蔓、沟沟峁峁的维权路上而矢志不渝。让他“凡心所向,素履以往”的毅然决然并是他内心深处所痛恨的腐败,以及恣意妄为滥用公权力所炮制的冤屈。

熊有才何时能唤回自己的合法权利?何时能真正感受到公平正义?记者和所有关注本案的公众一道拭目以待!

同时,就本案纠错的进展,以及村支书骗取国家数百万的民政资金,何时能绳之以法?本网将进一步关注!

记者:伊人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治在线 新闻频 » 村民举报村支书作奸犯科而获刑,如此纵曲枉直谁来问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