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网法网法网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

尊敬的编辑、记者:

我们是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金山办事处太阳村村民,现特举报村委会副主任(此前系主任,因村集体经济组织改革,村支书、村主任“一肩挑”后并担任副主任)游亮的违法、违纪事实。敬请媒体伸张正义,予以披露。

事实如下: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图1)

(一)非法落户太阳村。90年代修建320国道时,游亮已获转城并安置。2011年,其通过暗箱操作,“地下交易”的非法手段及途径“落户”该村。落户后,其“大显身手”,尽显其能――参入村主任“竞选”。

同年5月9日,指使社会上闲散人员围攻堵截竞争“对手”曹自伟家门。此种“竞选”手段被村民“誉为”――泥涂曳尾,蛇蝎为心的竞选。

(二)利用职权非法占用集体土地,自建违章住宅房舍,非法买卖套取征收款项。

在该村鸭婆岭组(此处早已公示在征收规划之列),以10多万元购买周自敏的土地,建造私房两栋、厂房一栋,并从中套取征收补偿款来充斥其利欲熏心。

(三)非法买卖土地,擅自变更土地使用性质后转租、转让他人,凸露了其欲壑难填。

2015年,其以个人名义购买集草冲组田、土、水塘(该村小区旁边)近10亩土地。先将土地硬化后租赁,倒卖给他人从中牟取暴利。此项违法曾被举报,相关职能部门如同若无其事,置若罔闻。

(四)工业园征收集体土方(约30万土方m³),游亮私自承包给他人,获利占为己有。

(五)该村征收部分的失地农民,其生产、生活的集体提留用地190余亩,均被游亮私自处理。

客岁,村支“两委”召开会议,告知将30余亩提留用地卖给了工业园。

(六)农电改造的经费及电杆占用基本农田的补偿费未纳入村域财政。

(七)2017年的征收工作经费140000元被瓜分吞没。

(八)2014年左右,该村鸭婆岭组工业园征收了61亩,有360万村民委员会做帐后采用“移花接木”转交郭良生。然后该款去向不明。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图2)

(九)建造村部裸露恶行,暴力恣睢挥向村民。

2015年建造村部,所违规占用基本农田,此严重违反了《土地管理法》第36条之规定。而且在占用基本农田及土地又未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征收给予足额补偿,其差异闻之咋舌!

圈地时,出现村民遭殴打的暴力恶性事件――太阳村,成了法外之地。

村部建造前,从未通过“四议”、“两公开”的原则,或公开投标的方式,却采用暗箱操作而欲一己之私。游亮在暗室亏心的运作之下,却忘了神目如电。

(十)该村雷塘组七八亩山林被“吞噬”星空月朗之下却无人问津。究竟是寒了举报人的心,还是有辱了“法治中国”!?

(十一)正当德尔塔变异毒株肆虐之时,作为村委会副主任的游亮却休闲地参入钓鱼的队伍之中。不知是责任尚未压实,还是其任性所为,或是其“保护伞”强硬的缘故,副主任的“官位”依然坐得“固若金汤”!

(十二)对于我们村委会副主任游亮一家的房产、豪车及其他财产就不一一详细分类列明,我们坚信区纪委和区检察院反贪局将会如实向社会公布,以及区公安分局对其涉嫌违法犯罪侦查程序的启动!

请求对游亮迅速展开查办,此乃我们村民的悃忱之请,同时也是为了乡村振兴,落实区委打造“一区两城”战略而夯实一条和谐、健康、文明的法治之道!

举报人: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区太阳村村民

编后语:从村民的举报材料上不难看出,村委会副主任游亮应列为村霸进行严厉打击,严格来说:决不姑息,严惩不贷!

村霸体现在如下五个方面:

①干扰基层政权,通过“拳头”、欺骗、贿选等手段插手基层选举,争当村干部或扶植代理人,插手基层公共事务;

②欺压村民百姓,强拿硬要、随意殴打、寻衅滋事,甚至雇黑佣黑形成帮派势力;

③破坏经营秩序,在土地流转、矿产开采、工程建设、客货运营等过程中暴力打压竞争对手;

④侵占集体资产,非法侵占、骗取国家项目资金,非法占有集体土地、矿产资源;

⑤农村宗族势力,依仗人多势众,恃强凌弱、横行霸道、危害一方。

游亮属于哪一类型的村霸,当地司法机关了如指掌,心如明镜。为何村民多年来的不断举报,纪检,司法部门及机关又能“承得住气”呢?关键是有一把强硬的“保护伞”在支撑!俗话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无意或有意之间,这把“伞”助长了游亮横行乡里的气焰,漠视法律的嚣张!

因为游亮的利,织了“关系网”给他的势,导致其“无所不能”、为人处世睥睨自恃,然而恃之其狂,演绎成为怙恶不悛。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图3)

正因为做任何事情“无后顾之忧”的游亮,在工作中并可以随心所欲,欲所为之。疫情就是命令!当德尔塔变异毒株肆蔓而侵之时,他心中想的却是怎样去用休闲来打发时间,寻找乐趣。他虽然找到了钓鱼瞬间的乐趣,却让违背组织纪律成了永远无法愈合的“伤痕”!这就是“保护伞”和“关系网”起到了平常对其袒护、纵容的效应。

2002年7月4日下午,时任中共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梅克保一行到望城县丁字镇石渚湖垸督查防汛工作时发现,长达10.6公里的石渚湖垸竟乏人看守,按防汛责任追究制要求,梅克保当场宣布将丁字镇防汛抗灾第一责任人、镇党委书记姚尧就地免职。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特殊问题,特殊处理。梅书记这一斩钉截铁,“以儆效尤”之举,赢得了党和人民的嘖嘖称赞。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图4)

为何该区纪委又不责成所在街道工委,依据相关法律程序对游亮实施罢免呢?这既是一个法律问题,又是一个政治问题。就法律而言,《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第十六条就作了明确规定。也许你们从来没有阅读过此部法律书籍,也就更谈不上适用――当然,你们也从未去思考过罢免游亮这个极为不称职的村委会副主任。就政治而言,这是政治站位的问题。参照<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关于进一步做好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第十九条:“加强重点环节防控。压实乡镇党委政府、村两委等责任……。”难道身为村民委员会副主任在疫情期间的责任就是钓鱼休闲吧!

组织和部门对待游亮违纪违规的问责、追责,以及涉嫌违法犯罪司法机关何时启动侦查程序,此不啻是村民的期待,更是“法治中国”的期待!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法网 » 湖南一村官拥有100万豪车、多处住宅,谁来查?